Wednesday, 2 February 2011

又一个身在异乡的华人农历新年

近年关了,这一年,还是异乡过年,也是我第二次没回家过年。

还记得上一年的农历新年,喜气洋洋的气氛像从千万尺高空掉落到万丈的谷底,这是马来西亚和伦敦过年的不同之处。也慢慢记忆起,往年认为沉闷的过年方式,其实是自己挑剔的热闹。我想,不曾在海外过年的人,是不会明白我的说的。

由于公公在我未出世前就离去,而婆婆(我们称阿嘛)在1998年离开,之后就没有再回到怡保或邦格岛过年了,算起来也有整十多年了吧。之后的十几年,我家都是在外公家过年的,直到外公过世和外婆瘫痪在床后,妈跟我说,这两年啊我们都是留在Selayang过年了。

以前的农历新年,我是这样过的:
除夕肯定会在外公家吃“所谓”的团圆饭了,那不外是我家五人和舅舅外婆两人。除一,也没什么特别,印象中的外婆在这天起得特别早,为了拜神等等的,一大堆老一辈认为得在年初一做的事情。这天,四姨和二姨会在晚上抵达。初二,七姨,三姨,大姨,表舅一家人,还有众多表哥表姐们陆续抵达,而这个晚上才比较像是团圆饭。初三,就是自己的节目了,并直到年初八到学长家拜天公为止。

忽然间,怀念种种当时候我觉得沉闷的过年的每刻。如果你们说,在家过年,气氛一年不如一年。那么距离马来西亚千万里的这里,过一个华人农历新年,在洋人眼里,似乎像个自娱自乐的节日。他们不会明白我们为何那么重视这节日,就好像我也不明白为何白人必须得在圣诞节送孩子们贵重礼物一样。




3 comments:

wenchin86 said...

兔年快乐=)
精彩丰盛^^

AndrewNg said...

你需要看一部戏《《笑着回家》》 你就明白为什么需要这样咯。 新年快乐 , 一路顺风

将鱼宰 said...

Wen Chin: And you too ^^

Andrew: 还没有机会看。别担心,我会很好的。